口水怪魔

可以專心做好一件事, 已經是一種幸福

西方民主選舉制度流弊甚多!與其抄襲,何不創立新制度?

http://forum.hkej.com/node/117293

      西方民主制度的好處是可避免獨裁統治,不須以革命形式去把政權轉換,人民有投票權,去支持自己選擇的候選人,從而希望能選出理想的領導人,為他們爭取最大福利。此外,還有投票權去選擇立法局議員,從而選出自己支持的議員去監察及制衡政府,避免政府權力過大,施行苛政。

       可是,這制度的選舉規則卻產生很嚴重的流弊!因為最高領導人和立法議員都是要得到人民的選票支持才能當選或連任,他們很自然便會傾向去討好選民,爭取選票,誰的政綱開出的福利政策越好,越懂得說選民愛聽的說話的選候人,通常獲得最多選票而勝出,因此可能往往給沒有才德,甚至是騙子的人獲勝,過往有不少國家曾經選出這樣的總統而鬧出種種醜聞,他們一卸任便要立即被控告和入獄。雖然說民選總統做得不好,人民可以彈劾他或下次不選他,但這些總統會這麼容易讓人民看到他們的狐狸尾巴嗎?由於他們很懂得欺騙選民、玩弄政治,從歷史上看到,他們往往都能獲得連任,直至找到他們罪行的有力證據,才能揭露他們的真面目。所以人民往往重覆選出了不理想的領導人,那這種選舉方法真的能選出好的領導人嗎?

       此外,由於候選人為了要爭勝,便會組織或參與政黨來爭取更多的選票,導致最大的兩個黨派形成為兩股對立的勢力,因而令黨派的支持者也對立起來,令社會造成撕裂,甚至造成長期敵對的局面。有些國家,甚至兩大黨其中一黨的候選人勝出,落敗黨的支持者不承認當選人的當選資格,而發起大規模的抗議和暴動,使政府癱瘓,最終導致軍方介入,以武力清場及接管政府。

       再者,在競選時,不少候選人為了爭勝,不惜開出比其他候選人更高的福利的政策去爭取選票,變相是公然以公帑去賄賂選民,收買選票,他們當選後,把這些福利制定了,便難以收回,令政府的開支不斷增加。而他們為了要保住選票,又不敢提出加稅的措施,以免觸怒選民。因此,令政府入不敷出,出現財赤,要舉債度日,最終令政府背負龐大的債項,甚至到達破產邊沿。您看歐洲多國的債務危機及美國財政懸崖便是最佳的證明。

       由於民主選舉制度,間接令人民變成管治者和立法者的老闆,管治者和立法者為了要保住連任,便不敢逆人民的意思,只好不斷地去討好及滿足人民的索求,變成溺愛人民,令人民對政府造成嚴重依賴,所以當政府面臨破產要削減福利政策時,人民便要上街暴動!此外,更甚的是,人民放膽向政府索取更多放縱行為的自由,令過往不合法的行為,變成合法化 (例如,美國華盛頓州和科羅拉多州便通過吸食大麻合法化),因而令人民整體素質下降,這使人類走向 腐化、墮落而不自知,這才是西方民主制度,對人類造成最大的禍害。由於民主制度能解放人民的欲望,使它猶如一種慢性的糖衣毒藥,令人服食後便上癮,難以自拔,所以一般會把它的害處視若無睹,避而不談。那請問西方的民主選舉制度真的是那麼神聖不可侵犯的普世價值嗎?人類不行使這種西方民主選舉政制,便無其他出路嗎?

為何不去創立新的選舉制度?

       人類古時的權力來源是由上而下,君權神授,導致個人權力過大,不受制約,變成獨裁者,這是走向一個權力的極端;而現在西方民主選舉制度把權力改為由下以上,令人民間接變成管治者及立法者的老闆,導致他們淪落為人民的奉承者,只管討好人民,保住選票,任由人民腐化,沒有履行教育人民品德,提升人民素質,作為領導應盡的本分,這剛好也是走向獨裁制度反方向的極端,所以現今它的弊病已在世界各國陸續浮現,全球行使民主制度,整體能夠說得上是好的國家可謂寥寥可數,大部分都是負債累累,人民素質每況愈下。因此,想信西方的民主選舉制度最終會繼獨裁制度和共產主義後,被人類所放棄使用或作出大幅度的修改。

新政治制度的建議

       因此,我們與其拼命去爭取抄襲別人充滿流弊,即將過時的選舉制度,那倒不如我們香港人攜手創立自己的新政治制度,那不是更好嗎?根據獨裁及民主選舉制度這兩個極端制度所產生的流弊,給了我們一個啟示,就是不能再走向極端,而是要去找出一個能平衡管治者和人民雙方權力的一個平衡點,以下是我對新政治制度的一些初步建議:

       香港特首的產生方法:其實自古以來,人民都希望得到一個才德兼備和英明的領袖,帶領人民和國家走向富強,並能懂得教育和愛護人民,令人民的素質提升,作為人民的榜樣,而不是希望要一個只懂得討好、溺愛和放縱人民的奉承者作為他們領袖。所以為避免領袖淪為奉承者,領袖是不宜由人民一人一票選出,以免人民間接成為領袖的老闆,我建議香港特首可由香港社會各個階層和界別的領袖作為我們的代表人,去代我們提名候選人和選出特首,由於領袖們的眼光、識見和要求都比一般人較高,所以由他們選出來的特首將會更具有高的素質。而這些代表人則是由他們的界別自行推舉出來,而不是由香港政府或中央政府委任,由於他們都是來自社會上各個階層和界別,因此極具社會的代表性,而選舉人數則可定為數千至一萬人;而特首必須是香港人及不屬於任何政黨,這可令他/她能不受政黨操控,能獨立作出決定,推行施政。

       由於這種選舉特首的方法,是由各階層的領袖作為投票人,那便可避免候選人靠提出高的社會副利政策來攏絡普通選民而取得優勢,因此,這亦能令政府避免大幅增加福利政策的開支,從而減少出現入不敷出的情況。再者,特首不屬任何政黨,這可避免兩大政黨因爭奪執政權,而令市民陷入分裂和敵對的局面。最重要的是,特首不用顧住選票,怕得罪市民,而放縱市民,他/她可以做回一個真正領袖去領導和教育市民。

       而立法局議員則可繼續由人民選出[但他們會否阻礙施政? 功能組別不可劃缺],保持監察政府推行施政和制定法律,司法機構則保持不變。這樣令特首和市民的權力分配得到平衝、不致於偏向一端,雖然這建議未必能完全堵塞西方民主選舉制度所產生的流弊,但相信也可大幅減輕其破壞力。我把這新政治制度稱為「權力平衡制度 (Power Balance Policy)」。新加坡常被人批評為假民主,家長式政治的國家,但是它的經濟發展、人民素質、生活水平及社會安定程度卻被其他國家所羡慕,這就是因為他們的領導人和人民的權力較為取得平衡,讓他們的領導人能充分發揮他的領導能力,不大受要保住選票的問題而妨礙施政。

       上世紀中國為追求理想的政治制度,抄襲別人的共產主義,因而受了很大的教訓和付出了很大的代價,當時的共產主義實行的時間尚短,其流弊仍未在已實施的國家湧現,還可說是不知其害而去抄襲。現今香港追求理想政治制度,去抄襲別人的民主選舉制度,卻明明已看到多個民主國家的經濟危機、騙子當選、人民分裂、社會動盪、人民素質下墮等等的流弊湧現,還要去完全照抄,那就真是講不過去,難道真的要重蹈覆轍,再受沉痛的教訓和付出沉重的代價才能醒覺嗎?

       我提出的新政制建議仍是很初步,只是定出一個大方向,就是要創立一個新的選舉制度,令領袖和人民兩方的權力取得平衡,從而堵塞獨裁和民主選舉兩個制度的流弊。或許您對新政制有不同的設計和概念,那請多多賜教。如您認為這篇文章能讓人對選舉制度有更多的思考,有勞轉發和分享,謝謝!

二零一四年十月七日夜

18 Oct 2014

,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