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水怪魔

可以專心做好一件事, 已經是一種幸福

莫讓小眾騎劫大眾

http://www.am730.com.hk/column-211046

C觀點 – 施永青
莫讓小眾騎劫大眾

2014年06月10日

近年香港社會出現了一種不健康的情況,就是大眾的意願沒法得到體現,反而被小眾所主宰。
其實,早在上世紀八十年代,漢斯‧斯托布就在他的文章《小眾的專制》中,對此作過預警。
他認為,民主的定義,本該是反映眾人意願的管治。在民主制度下,小眾會受到保護,他們的意見應有機會表達;但政府行政與立法,應由大眾來決策,而非由小眾來主宰。但由於小眾的言論日趨偏頗,行動日趨激烈,以至民主制度對他們的保護,反而助長他們橫行無忌,甚至扭曲了大眾的取向,強逼大眾為他們的錯誤承受苦果。
這類小眾的特色,是憑著某些自以為政治正確的理念而「一意孤行」;他們以殉道者的姿態誓不讓步,企圖逼多數人就範。由於傳媒對這類偏激的意見與行為非常樂於報道,並視他們為一種社會改革力量,以至他們的取向很容易在輿論上佔領了道德高地。
面對這種情況,大眾會覺得很無奈,甚至有點兒恐懼。他們不敢說出自己的意見,因為他們知道這些意見已被輿論視為政治不正確。即使有人忍不住講了一些自己的想法,亦不一定會受到傳媒重視,連獲報道的機會也沒有。結果,小眾的意見反而變成了主流意見,足以脅持整個社會。
以之前的立法會拉布為例,其實社會上大多數人,都覺得此舉沒有意思,但少數幾個議員已足以令立法會無法正常運作多個星期。他們的數以千計的修訂案,毫無建設性的內容,卻以保護小眾意見為由,強要立法會任其戲弄;而立法會主席亦不敢在一開始時,就拒絕他們這些無聊的修訂,非要他們強逞過威風後才敢剪布。
又以近日排斥內地自由行旅客為例,大部分香港人雖對內地人的某些不文明行為感到不滿,但並不覺得要歧視他們,更不認為應該在街上攔截與辱罵內地旅客。照我所接觸,大多數香港人都認為,自由行對香港是利多於弊的,政府可以調整入境人數,但社會應保持好客之道。但結果卻是,少數激進分子的歧視行為沒法被制止,多數人卻要承受他們劣行的苦果──對旅遊業與經濟帶來的損失。
至於反新界東北發展的人,更是極少數。香港人的人均居住面積偏低,要有實質的改善,怎能不開發新市鎮?發展與環保、保育、以及恢復農耕之間必須取得平衡,不能一點發展也不可以接受。但激進者卻堅持「不遷」、「不拆」,完全不願意妥協。他們強行佔領立法會,硬要多數人屈從他們的意願。這是民主社會想見到的效果嗎?
現在看來,即使這批人最後沒法得逞,但整個東北發展一定會被延後,最後導致成本上升,港人的居住環境長期沒法改善。我們的社會真的沒法減輕小眾的破壞嗎?

12 June 2014

, ,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