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水怪魔

可以專心做好一件事, 已經是一種幸福

民主的條件

筆者一直都認為民主是有其經濟代價 , 發展民主就即是有制衡 , 無可避免會影響經濟發展 , 所以民主既條件是要有一定的經濟實力 , 有錢可以浪費才可談民主。在中國的情況其實都幾矛盾 , 一方面想搵多d錢 , 但不知道要搵多少才算夠 , 而另一方面內部民情對官員要求日高而開始要慢慢疏導。

===============================================================

http://notcomment.com/wp/?p=15949

一些人以為民主制度可以解決一切,事實並不如此,泰國便是一例,在我出了「泰國亂局對民主的啟發」之後,很多人開始明白,民主制度能否有效發揮,除了公民教育,社會架構也是注定民主政制會否失敗。

泰國的社會架構是以農民和基層為大多數,中產、商人和軍人只佔少數,以一人一票鬥選,出來的結果也必然是有利於農民和基層的大多數。以今次泰國選舉為例,全國375個選區中,超過四十個在曼谷及南部的選區因反政府示威受阻而要取消投票. 受影響選區佔整體約百分之十多小小,如果不滿選舉佔整體人口大多數的話,受影響程度肯定不只如此。反對派領袖素貼所提出的「人民議會」大概是以中產、商人、軍人代表為最高權力核心,即我所說北韓也有一個的「最高人民會議」,選舉將於3月9日舉行呢!名字叫「民主」,不代表就真正是民主的!

也証明一點,即使民主制度放在現在的中國也會行不通的,因為公民教育以至社會結構也未乎合令民主制度成功發揮作用。

一些香港人經常以近乎看不起的眼光來談論中國,但事實上中國是很多第三世界國家發展經濟的典範。例如北韓便以建立經濟特區作為試點,先讓一些城市經濟活動活躍起來,以摸着石頭方法逐步改革開放。

上個月,北韓宣佈在每個省都建立經濟特區,並在最近制定了促進外國投資的新法律,為投資者提供特別優惠和保障,同時也給予地方領導人更大的自主權作出日常商業決定。

即使日本安倍經濟學的「國際戰略綜合特別區計劃」,為7個特區的國際跨國企業提供稅額減免優惠,吸納外來投資,也是參考中國的經濟特區模式,

最近在一個經濟學者Dambisa Moyo的講座便指出,民主制度並不是每個國家的優先考慮,例如一些貧窮的發展中國家,當他們每天的收入少於一美元,如果你問他們:「需要有瓦頂遮頭,定還是民主制度重要?」他們的答案肯定是更著重於政府能否為他們提供生活必需的食物和住屋,和提升生活質素,多於能否提供一個民主制度!

講者這樣說:

“It is this system that is embodied by China that is gathering momentum amongst the people of the emerging markets as the system to follow because they believe increasingly that it is the system that will promise the best and fastest improvement in living standard in the shortest period of time.”

講者亦提供証據,証明中國的經濟發展實質地平均提升人民的生活質素。

1970年中學程度參與人數只佔整體人口28%,直至2012年中學程度的參與率上升至82%:

Dambisa-Moyo01

而中國在無需改變政治制度的情況下,有效地收窄人民的收入差距,相反美國人民的收入差距卻在擴大(筆者按: 這是美元長期貶值的必然後果):

Dambisa-Moyo02

“China has been able to meaningfully improve its income equality without changing the political construct”

研究亦發現,民主制度並不是經濟增長的先決條件,反之經濟增長才是民主制度成功與否的先決條件。人均收入越多的國家,民主制度能夠延續的時間越長久。

正如我在之前的民主的思索系列(1)提到:

內地人民的生活的確改善不少,多回內地看看,北京、上海人的生活和文化,越來越追上香港,雖然中國還有很多問題,政治和法治制度還有待推進改革,但為何要將所有改革開放的成績全盤否定?建設需要經年累月,破壞卻只需一瞬之間。

民主的思索系列(2) 這樣寫道:

香港有防貪制度,另方面人的生活水平屬於富裕,人民普遍不貪,已進化至追求金錢以外的價值觀

跟Dambisa Moyo所講的不謀而合,中國自身有自己的國情,不能以一把呎來量度中國和香港,中國需要做的是盡快提升國民收入,減低貧富差距,而香港普遍的生活水平屬於富裕,亦是適當時機實行民主制度,結論是: 中國有中國行的制度,既然中國給予香港實現普選特首,便好好的把握機會按照基本法去做好本份,這才是一國兩制的精神!

http://www.am730.com.hk/column-205155

C觀點 – 施永青
甚麼才是民主的真諦?

2014年05月02日

原先打算續談提名委員會該如何組成的問題,但考慮到香港人常對民主的真諦有不同程度的誤解,所以覺得有需要先把某些概念弄清楚,否則就難有進一步討論的空間。
有人誤以為:有了民主,人民就可以當家作主,社會上的公共事務就可以由人民來管治。然而,每四年或五年才舉行一次的大選就能有這種功能嗎?人民只不過是選了一批代理人,為他們在議會中代議。除了在選舉的時候,人民根本沒有參與社會的管治。社會亦不可能一遇到問題就以公投的方式去了解人民的意見。現有的機制並不要求議員按選民的意願去投票,議員只能按照自己的判斷去投票,而非眾說紛紜的民意。
有人誤以為:只要有了「真普選」,社會上的事情就會稱心如意。但現實是當選的代議人,在當選的一刻,也只是獲得些微的多數支持,上任沒多久就已被發現無法履行競選時的承諾,支持率已少於一半。馬英九如是,奧巴馬亦如是。可見民主制度亦沒法令社會事務按多數人的意願來管治。
民主理論的奠基者,英國哲學家卡爾‧波普,在他的巨著《開放社會與其敵人》裏亦這樣說:「從任何具體的、實際意義來說,現行的民主制度卻未曾令人民治理過自己。」他之所以推崇民主制度,是因為這種制度賦予人民行使否決權的機會,它可以相當有效地阻止專制。
民主制度雖不能保障當選者一定是好人,並且一定有能力治理好國家;但起碼可以讓人民更換壞人與不稱職的人,而且可以無需流血革命,社會代價較低。好人不容易揀選,但壞人總會暴露。人民需要把更替政府的更替權掌握在自己手裏。民主的最重要功用,就是可以不讓少數當權者把不義強加於眾人頭上。此之所以,最蠢、最不濟的民主政府也比最高明、最有效率的專制政權優勝。
而且,民主並非只是一種選舉形式,它是有內容、有基礎的。美國出動軍隊也沒法把民主框架在阿富汗搭建起來,因為阿富汗仍是以農業與畜牧業為主導的部落社會,個人意識不高;光有選舉也沒有實質的民主內容,對塔利班式的專政難起制約作用。即使在相對文明的埃及,民主發展也有反覆。可見欲速則不達,反令人民付出沉重代價。
香港要搭建民主制度,經濟基礎其實已相當不錯;但長期的殖民地統治,令港人在政治上相當幼嫩,不但普通市民如是,連政治人物也如是。這可從他們對民主真諦的認識上已可反映出來。他們只懂得一些形式上的教條,就以此進行政治鬥爭,扣帽子、打棍子、排除異己。他們不顧現實,以急進為正確,誰懷疑他們的「終極」方案,就指誰出賣民主。這種態度與民主的理念簡直南轅北轍。香港人可要獨立思考,不要被他們所用的詞彙的字面意義所迷惑。

2 May 2014

, , ,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