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水怪魔

可以專心做好一件事, 已經是一種幸福

平衡

一位中學生拿了一張「零分」的考卷給媽媽簽名,那孩子的母親仍保持著笑容說:「兒子呀!! 你就是這麼乖,老師說要蓋章,你就一定會拿來蓋章。你是個好孩子!」

而後她問兒子題目難不難呢?

兒子竟說:「不難呀!! 因為老師說:『考卷寫好可以去打籃球。』
以我的速度,寫好了,球場必定已客滿了,所以我只寫了名字就去打球了。陽光又好,球場上那時只有我一人,好愉快喔! 反正考卷一定會發下來,回家再寫也是一樣。」

媽媽終於明白零分之後的另一段插曲;兒子不在乎當時的分數,認為只要事後弄懂題目即可。真是灑脫!

這是源於媽媽常說的:
「事後把考題全弄懂,跟考滿分的人一樣棒」的觀念,在這個家只有包容與讚美。
兒女們經常把學校的大小事帶回來與爸媽共同分享。

有一次姊姊數學只考八分,氣得不想讀普通高中,想轉到高職去。
媽媽說從前大專聯考,被錄取者也有人數學是個位數的。

只要有分數就有希望。

女兒在媽媽的鼓勵下,八分、十六分、逐步的往前進,終於在高三下學期初就甄試上了大學。

班上另一位高材生就沒有這位小孩這麼快樂。
高材生常為九十九分而悶悶不樂。
因為他的媽媽是個完美主義者,常說:
「你怎麼這麼笨呀!! 幫你溫習了一晚, 還如此粗心,掉了一分。」
少一分,回家可是要被敲一下頭的。
並且一百分與九十分所領的零用錢相差好幾倍!
再說聯考,差一分說不定就輸了幾個人哩!
孩子在這家中難得有笑容。全家的情緒與孩子的分數息息相關。

一位功課老是掛車尾的小學二年級學生,有一天,拿了一張九十分的小考考卷,興沖沖的跑回家告訴媽媽。

媽媽開心的把它框起來,掛在客廳。

晚上,一向成績很好的姐姐問弟弟:「班上有沒有人考一百分呢?」
弟弟回答說:「好多人呀!!」
姐姐又追問他有沒有人九十分以下呢?
弟弟笑著說:「沒有啦!!」
姐姐暗自好笑,原來弟弟是最後一名呢!

父親出差回來,看到弟弟的成績,開心的說:「我的兒子進步好多!」
奶奶每天飯後,看著九十分的考卷就露出滿足的笑容,親朋好友來了,就讚美這孩子。
這個男孩子覺得日子過得好快樂,好有成就感,開始每天更用心在書本上,功課扶搖直上,令同學刮目相看,老師也為之震驚,為何一個老是掛車尾的孩子竟突然力爭上游!

今日在香港,如果家有在學的孩子,分數就常會影響著家庭的氣氛及親子的關係。

能真正掌握自己的心情,不受分數影響的人很少。
但分數真有那麼重要嗎?

分數之外,孩子要走的路,還很長。
生命就該用在有意義的事上,你覺得呢?

===================================================================

我想這故事是要人取一個平衡吧。這讓我想起以前讀書的辛酸事:

中學既時候小弟是長跑隊的, 放學經常練習到7 – 8點, 根本無時間做功課 , 日頭上堂又無精神 , 學習進度被拋離得好遠, 惡性循環之下就算有時間做功課都唔識做, 當時純數都幾深的 , 個老師又好有heart , 欠交功課要留堂睇住你做哂為止, 壓力好大好大 , 口水媽咪叫我退出校隊, 成績與運動兩方面我都唔想放棄, 大部分學界比賽都集中在12 月/1月, 自己做了大膽嘗試 , 比賽前幾乎所有功課都是抄的 , 以黑鉛子筆區分 , 偏重校隊個邊 , 比賽後把以前是黑筆寫的功課重新做一遍, 重新學舊課程兼新課程(好辛苦的) , 偏重學習個邊, 校隊練習全缺席 ; 最後校內考試… sorry沒有奇蹟 , 只考到中間偏下的成績 , 不過離高考還有兩個月的時間 , 我仲有時間追, 最後高考成績中上 , 打破我校歷屆校隊隊長都不能進大學的宿命, 執返身彩 , 我老婆成日話我d獎杯阻訂想丟掉 , 我打死都唔俾 , 雖然當時兩方面都做唔到最top , 但我真係覺得自己已經嬴左 , 那些獎杯就是証明。

故事還故事, 現實是很痛苦的。

12 Apr 2013

 

,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