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水怪魔

可以專心做好一件事, 已經是一種幸福

又要馬兒好

筆者睇完15 Oct 的時事追擊 , 訪問的人居住環境惡劣 , 在鏡頭面前不停訴苦 , 然而給他們選公屋的時候卻嫌三嫌四 , 筆者也十分同情他們的生活環境 , 同意的確不是人住 , 住得久還有性命之虞 , 但十分奇怪的他們非市區的不住 , 唔夠大的不住 , 死過人的不住。

人生是要面對很多選擇 , 我們只能在眾多選擇揀一個比較好的 , 而不是要一個完美但不存在的 choice 。

筆者也想住市區1千呎最好望海 , 但我明白自己口袋裡無錢就要考慮一下新界 , 以有限的資源買優質物業 , 想不到住劏房的比我們更不切實際。(某些人)

死過人既咪搵法師做場法事求安心 , 是否市區、大細筆者絕對接受得到 , 因為住劏房的環境實在差得多了 , 更何況上了公屋遲些還有機會買居屋改善環境 , 為何有些人總是想一步登天 ?

說穿了就是想利益最大化 , 卻忘記自己的位置 , 要達成願望唯有向社會不停訴苦 , 希望有一天政府會可憐佢 , 但最後時間會狠狠地懲罸他們。

 

http://www.am730.com.hk/article.php?article=78894&d=1608

近9萬家庭等上樓 公屋最長輪8年
(2011年10月27日)

政府將平均輪候公屋時間的目標維持在3年,但根據房署分析去年7月至今年6月的數字,在8.9萬個一般申請中,有1.68萬名已成功上樓,當中三成的輪候時間多於3年,其中160戶更要輪候多過5年,也有申請者輪候了8年。主要原因是大部分家庭選擇市區公屋,以及選擇3至4人的大單位所致,也有因為申請者在申請途中更改住戶資料、或超出入息限額,拖長了輪候時間。
房署消息人士透露,去年7月至今年6月的公屋輪候人數共有15.56萬個,當中8.9萬個為一般申請,一般家庭輪候公屋的時間平均需要2.2年,長者就需要1.1年。
 

超過1萬個等候3年
消息人士表示,在以上的申請中,已有1.68萬名申請獲安置,但當中三成需要輪候3年;也有13%、即1.12萬個,是輪候了3年以上而未獲編配機會;當中三成等了4至5年,最長的等了7至8年。
消息人士強調,這批申請人中,約有一半會在未來18個月獲得編配。而輪候冊上等候了5年或以上又未有編配機會的,超過一半是因為申請人的住戶資料,例如入息或資產超額而被凍結申請,其後合乎資格,再於輪候冊排隊而拖長了輪候時間;也有因為大部分申請人選擇市區單位,以及3至4人的大單位所致。
消息人士並指,當局在未來5年將落成7.5萬個公屋單位,除了有較多市區單位供應外,超過一半更可供應予3至4人或以上的家庭;房署也會陸續收回5萬個寬敞戶,以騰出單位,紓緩輪候壓力。

http://www.am730.com.hk/article.php?article=78609&d=1607

C觀點 – 施永青
不按市價 難供選擇
(2011年10月26日)

 

公屋的申請者埋怨輪候時間過長;房委會則推說是他們太挑剔。房委會認為,如果他們能在首次獲揀樓機會時即作出選擇,那就不用3年已可上樓。
公屋申請者進一步指,房委會刻意在首次揀樓時提供一些質素差的單位供他們選擇,好讓他們不容易揀中合適單位,只好重新輪候;這樣,申請者就得自負輪候超過3年的責任。
這種互相埋怨的情況,並沒有在居屋揀樓時出現,原因是居屋是按市價訂價的,質素好的單位價錢高一些,質素差的單位價錢低一些;這樣,買家就會自行各適其適;負擔能力差的居屋買家會主動揀一些質素較差的單位,以換取價錢較低的好處。因此,居屋甚少有單位長期賣不出。
但公屋的情況則不一樣,在同一個屋邨,房委會只會訂每呎租金多少錢,而不會因高低層、座向、景觀等因素的分別為個別單位訂價。因此,唯一影響不同單位租金的是面積。但單位的大小卻不是申請者可以隨便揀的,因為這又受制於申請者的家庭人數,以至申請者只有揀與不揀的選擇。當房委會提供的單位質素太不如理想的時候,申請者就只好選擇重新輪候,也不揀自己不喜歡的單位。對申請者來說,揀一個質素差的單位,等同自己每月得到的資助比別人少,他們不願意吃這種虧的。
申請者的這種取態,令公屋資源的使用效率受損;房委會曾試圖引入價格機制去加以改善。房委會的設想是:在訂定公屋的租金時,按照公屋所在的位置、樓層、間格、座向、景觀、通風等因素作一併考慮,為每個單位訂出不一樣的租金,那些不易租得出的單位,租金會訂得平一些;希望這樣可以減少某些公屋長期空置的情況。不過,這個建議遭到維護基層權益的民間組織強烈反對。他們認為公屋是政府提供給基層的住屋福利,不應引入市場機制,以免令公屋居民分化。否則,住在租金低的單位的住客,可能會遭人歧視。
現實是在私人市場上,一樣會有人住好一些的單位,有人住差一些的單位,間中難免有些沒教養的人會狗眼看人低。但相對社會資源能得到有效運用的好處,這小小的瑕疵,社會應可以接受。
相對私人市場而言,公屋其實更需要注重資源運用的效率,以令基層的需要可以及早得到照顧。維護基層權益的組織,以擔心分化為名,去反對房委會引入價格機制,最終可能損害了基層的根本利益。
對某些經濟能力差一些的公屋居民來說,他們可能並不介意住一些低層景觀差的單位,最緊要是租金可以交少一些。這樣,他們就可以省下一些錢,去做他們更想做的事;譬如讓子女接受更好的教育之類。
現實是只能靠引入價格機制,公屋居民才能有較多的選擇。若以某些主觀的理念去阻滯市場機制的運作,最終只會演變成按理念作配給,人們連選擇的自由也沒有。

14 Nov 2011

 

 

, ,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